“紙螃蟹”難換真螃蟹 預付費蟹卡到底便宜了誰?

“紙螃蟹”難換真螃蟹

預付費蟹卡到底便宜了誰?

金秋時節正是吃大閘蟹的好時機,而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可謂一蟹難求。近年來網上購蟹逐漸流行,為了能一飽口福,許多人選擇在螃蟹上市前就買好商家推出的蟹卡蟹券,但卡券兑蟹難、商家超發空轉現象多、消費者投訴維權難等問題也在大閘蟹消費市場上廣受爭議。實際上,螃蟹卡券是一種典型的預付費式消費,由於受季節、使用“窗口期”等影響,螃蟹卡券比一般的預付費式消費存在更大的風險。官方加強行業監管的同時,消費者也需要注意仔細甄別。

兑蟹難,千元面值券成廢紙

又到蟹滿黃肥時,最近一段時間,各家大閘蟹專營店和電商平台商户推出的蟹卡熱度居高不下。記者走訪多家線上線下大閘蟹商户瞭解到,早在陽澄湖大閘蟹開捕前,“紙螃蟹”就已開始熱銷。但是對於不少消費者而言,蟹券兑換陽澄湖大閘蟹卻沒那麼容易。

“我買的蟹券明明是12只母蟹,兑換之後卻發來了3只公蟹”“我買蟹券的時候寫着4兩重,兑換來的螃蟹也就3兩出頭”“給我的是不是陽澄湖大閘蟹也就不計較了,還有好多死的”……很多消費者發現,蟹券兑換來的螃蟹與商家宣傳的有很大出入,以次充好、斤兩不足的現象十分常見。

更有甚者,一些消費者購買的“紙螃蟹”卻換不來真螃蟹。市民白女士去年9月花了500多元錢在一家名為“蟹員外食品旗艦店”淘寶店購買了面值1000元的蟹券,從國慶節前就想着兑螃蟹,但兑換頁面每天都顯示“今日預約已滿”。由於蟹券是3年有效期,白女士決定今年再試試。

“今年再搜索購買蟹券的淘寶店,發現竟然已經關門了!掃蟹券上的二維碼打開的預約界面還停留在2019年,上面仍然顯示‘今日預約已滿’,蟹券就這麼成了一張廢紙。”白女士無奈地説。

維權難,利用時間差鑽空子

為什麼會有商家有恃無恐地賣着換不來真蟹的“紙螃蟹”?記者調查發現,由於蟹券的產品屬性特殊、使用“窗口期”短、生效期長等因素,消費者維權困難,電商平台也難以監管、鑑別。

“我是去年買的蟹券,在換螃蟹前就已經默認好評完成交易,連續兩年都沒有換到螃蟹,可是訂單早就過期,沒法維權。”同樣購買了蟹券的錢先生無奈地説,他購買蟹券的“湖秋韻生鮮專營店”目前在淘寶平台上已經搜索不到。

一家電商平台的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:“蟹券的有效期往往是3年左右,一般消費者可能會在購買蟹券當年無法預約到螃蟹後來申訴退款,但商家會以蟹券明年還可以兑換為由拒絕退款,平台夾在中間也很難處理。”

由於電商平台的收貨、評價都有時間限制,消費者在真正兑換到螃蟹前,往往已經給出了默認好評。而當消費者發現當年無法兑換螃蟹時,卻難以維權。

據一名業內人士介紹,螃蟹卡券由於受季節性影響強、使用“窗口期”短,螃蟹卡券比一般的預付費式消費存在更大的風險。許多無良商家正是看準了兑換螃蟹生效期長的特點,鑽空子欺騙消費者。“有些商家來年不再從事這個行業,甚至有惡劣商家賣完蟹券不等螃蟹上市就關門走人。”他説。

預付費,“現貨”變“期貨”存風險

實際上,據大閘蟹業內人士介紹,北京地區的連鎖超市早在數十年前就開始銷售蟹卡。但隨着電商平台的發展,自2012年以來,線上銷售逐漸在大閘蟹行業中佔據主導地位,線下專營店數量則逐年大幅減少。

面對禮品屬性逐漸增強的蟹卡,不少消費者選擇將其轉手,倒賣蟹卡也成了“黃牛”們一年一度的“好生意”。

一名專門回收各種禮券的“黃牛”告訴記者,券面值價格大都虛高,銷售價格一般在6折左右,回收價格普遍低至3至4折,最後再以票面價格的4折到5折回售給經銷商。這樣一來,蟹券兜一圈,自始至終誰也沒見到大閘蟹,“黃牛”和商家卻都已從中獲利。

乍一看是“皆大歡喜”,但這個循環對整個行業造成了干擾。“無良商家僅通過金融手段就可以賺取大量資金,這容易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發生,最終結果就是螃蟹價格不斷抬高、假貨充斥市場,這些惡果還是需要消費者買單。”一名法律專業人士説。(實習記者 楊天悦 鹿楊)

相關新聞

    推薦閲讀